{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环体包装机 » 正文

今生只为与你相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4:08:09  

单身的武霞买房坚决不要二手房,她说:二手房里发生的故事太多,谁知道二手房里有没有被害人的血迹,又有谁知道二手里房里有没有冤屈的鬼魂在游荡。

  买到合心意的新房子那天,武霞加入了本城一个名为“今生只为与你相遇”的单身群,群主给她介绍了一个单身男子叫王落单。

  王落单和她同年,技校毕业。本科毕业的武霞觉得学历差得太离谱儿。不过在聊过很多以后,武霞开始崇拜他。别看他学历不高,社会经验却很丰富,知识面也相当宽,最重要的他很懂装修。

  原来王落单曾是一名工人,后来停薪留职。他家喜欢住平房,却总是遭遇拆迁,在拆迁的过程中发现商机,就是倒卖平房。王落单家前前后后被拆迁了很多回,而他在不停的拆、不停地迁、不停的装修过程中拥有了充足的装修知识。当武霞说新房需要装修时,王落单正在等待拆迁的时机,空闲时间一大把,免费包揽了她的装修工程。

  武霞觉得一个陌生人承诺免费帮忙装修,怎么听怎么不靠谱儿,后来她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开始相信他。

  第一次见面,王落单不肯说出联系电话。原因是武霞是个孤儿,他想力所能及帮她一把,但仅限于装修,他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需要她知道。

  他们在网上约好见面地点,武霞故意早去早回。武霞想,他既然想帮她,找不到她肯定会用手机联系她。过了约定时间一小时后,有个陌生手机号在武霞的手机上亮起来,武霞断定他就是王落单。

  武霞在约定地点等电梯,一个声音在她身后问:你去十四楼吗?

  武霞转身看到瘦弱的王落单,对视微笑,就此相识。

  武霞问王落单:我来的路上没看到你呢。

  王落单说:我长得不帅,你象略过一块砖头一样略过了我。

  武霞有点不好意思。

  看过新房后,装修正式开始。而武霞也开始象中了魔咒一样爱上了这个有着一米七八的身高却只有一百二十斤体重的王落单。

  那天晚上武霞等王落单干完当天的活儿,一起去地下车库骑自行车。恰好电梯坏了,他们俩只好走楼梯,灯光昏暗,武霞看不清台阶很小心地在后边磨蹭着走,王落单落落大方地握住武霞的手说:来,我领着你走。王落单的手象婴儿的手一样柔弱无骨,令武霞又惊奇又爱恋。从此以后武霞总是愿意把手放在王落单的掌心里,那样贴心又安心。

  房子全程装修完已是夏天,王落单和武霞也已恋得如火如荼。在一个闷热的天气里,王落单和武霞约好去公园散步。他在武霞住处的路口等她,当他看到渐渐走近的武霞穿着红色棉布长裙时,贱贱地说:远看象红绿灯,近看还象红绿灯。武霞娇嗔地掐了他一下,他趁势拉过武霞的手,再也不肯松开。还不忘对她耳语:身材真不错。

  到了公园找到石椅坐下,王落单从口袋掏出一个洗干净的桃子递给武霞,然后从另一个口袋又掏出一把荔枝……武霞惊叫:天哪,你是我的机器猫么?我想要什么,你都能从口袋里掏出来么?

  王落单点头称是,那个表情很单纯很可爱。他们俩一边吃荔枝一边学网络笑话,“况且况且况且况且况且”了半天……

  雨点开始往下落。王落单载着武霞回家,在一个十字路口处的正在建设中的高楼下,(因为其它三个街角都没有比这边更高的建筑物,)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就象电影里演的妖怪要来时的情形。路过这里的人都睁不开眼,张不开嘴,寸步难行,武霞太害怕了,跳下车子急急地往前奔,却听到王落单在风里努力冲她大声喊:快到我身后来!或者每个人大难临头时只顾着自己赶紧逃离现场,而他想的却是给她架设最安全的屏障。在那一刻,武霞认定了他:无论遇到什么处境,他都不会抛弃她。

  就是爱,世界变了。和他在一起的时侯武霞什么都不想,恋爱中的女人都这样。就这样从朝夕相处到日久生情又到情浓意浓你浓我浓一直到了春节,王落单和武霞已交往了一年的时间。

  在武霞的新居里,他们极尽能事地亲密。等到两个人都平静得躺在床上闲聊时,武霞问他结婚的事,王落单说:我妈不会同意的。武霞问为什么。他只说:有些路行不通。再问,便只是沉默。

  武霞和朋友说起王落单,却只知道他的名字,朋友说:这个人很恐怖,他和你交往了一年,住哪里,家里有什么人,都不肯告诉你。他肯定是个骗子。

  交往一年了,要骗早骗了,还帮她装修吗?还和她相爱那么久吗?

  想想他和她在一起,聊天内容很多,也说他的死党,他却从不说死党叫什么,至于他的家人更是讳莫如深。他每天都按时回家,不过他每次离开都会说“真不想走”。

  也许他有他的苦衷。

  时间久了,武霞也就明白了,王落单一定会结婚,只是结婚对象不是她。他不肯说其中缘由,她就永远不会知道。如果爱就用他喜欢的方式爱他吧。武霞决定不结婚只恋爱,或许这就是她的宿命,她和他只能相遇不能相守,她能做的就是珍惜能在一起的所有时光。

  武霞为了这场相遇推辞了好几个相亲对象,还总是跑去超市买他爱吃的德芙巧克力,樱桃西红柿,还有时令的草莓,网购美国大杏仁、核桃,用手一颗一颗剥好,给王落单补脑。

  有一天,武霞一整天没见到王落单,预感他可能去相亲了。

  第二天,王落单告诉她真是去相亲了。他感觉还可以,对方对他很满意,双方年龄都大了,所以会选择闪婚。

  武霞顿时泪流满面。她总以为能够平静地对待他结婚生子的事实,而这件事突然到来,还是令她猝不及防,心里隐藏的那些不快乐漫延出来。

  武霞在伤感的情绪里慢慢睡去。她感觉到王落单进了她的房间,走近她的床,流着泪亲她的脸,说:宝贝,我要走了。然后就是他锁门离开的声音。

  武霞刹那间惊醒。她感觉刚才应该是做梦,可是那个梦为什么那么清晰,她能感觉到王落单亲过她的脸,她脸上有他留下的泪痕,他的余温还在空气里没有散尽。

等到天亮她拨王落单的手机,却是一个女声:我不是王落单,你打错了。而武霞忽然意识到,她不知道王落单住哪里,她想找他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她曾经问他住处,他不肯说。她便和他约定:“等你结婚后就告诉我你住哪里,这样,有时间我就去绕着你住的小区转一圈,即使看不到你的人,我也心满意足。”

武霞拼命地想这一年多时间里关于王落单的每个细节。他是真实存在过的,而现在他也确实人间蒸发了。

  武霞想起来,王落单干活的时侯,她爱翻他的手机玩。他的手机上有几个常拨的号码,武霞有意识的记了几个,现在想来就是为他的消失做准备的吗?

  她试拨了一个叫黄强的手机号,没想到这个人就是王落单的死党。

  黄强听武霞说起她和王落单一年多的恋爱经过,而昨天晚上还在网上见过,赶紧开车过来和武霞见了一面。

  黄强说他和王落单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发小。王落单心地善良,非常聪慧,也爱助人为乐。不幸的是,参加工作一年后,父亲车祸身亡,家庭负担太重,他的工资完全不能养家,所以停薪留职,以倒卖平房谋生。在三年前因为遭遇拆迁暴力去逝,而武霞住的这栋楼下就是当时的事发地点。王落单死后,他母亲也变得精神恍惚,今年才算治愈得好一些。母亲怕他孤单刚刚给他找了一个合适的对象,今天举行结阴亲的仪式。而黄强就是从那个仪式上赶过来的。

  武霞顿时灵魂出窍。她一直爱的那个王落单原来是个鬼魂。即使住了新房子她都没逃过遇见游魂的可能。不管去不去“今生只为与你相遇”,不管在什么地方,用何种方式,她和他注定都要在今生相遇,因为爱有天意。

  而此时此刻,天正下着蒙蒙细雨,武霞仿佛听到王落单在哭泣。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